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博物馆,怎么看?

更新时间:2019-08-06

  参观博物馆成为青少年假期学习的常见选择

  TAKEFOTO供图

  许多特展增加了体验互动环节

  TAKEFOTO供图

  机构老师说

  课程设计要考虑观众接受能力

  梓轩(化名)是一位在两个相对正规的社会文化教育机构都任职过的老师,从她的介绍来看,确实有一些机构比较不负责任,甚至会出现一个团队因为人数太多不能一次入馆、交通食宿临时出现状况等问题,她自己参加过的某次人文历史类的游学旅行,就曾有过半路加收饭费的情况。

  相对正规的社会教育机构会根据展览的内容专门开发课程,课程开发者往往是与展览内容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知识的准确。梓轩说,在展览挑选上,往往会选择一些适合参观学员当前年龄认知水平的展览,在讲解时不使用“难词”。

  比如,在给年龄较小的观众讲解透视原理时就不能使用“灭点”(指画作中透视线聚集到中间的那一点)这一词汇。“谈到透视,用近大远小代替,并举例说明。例如‘在一条马路上,我们坐在车上,远处的树很小,近处的树很大’这样的语言。”另外,在设计课程时,梓轩会特意不说太有争议的事件,同时要给学员传递正面积极的情感价值。在讲解凡·高的艺术作品时,梓轩会注意避开其中一些消极、负面的情绪;在讲解毕加索的创作经历时也是如此。

  梓轩曾经遇到过同一位学员时隔一年参加同一课程的情况,“我问他为什么听两遍,他说,现在的自己跟一年前的不一样了,现在长大了一些会有不一样的理解。”梓轩带过最大的学员是一位大二的学生,“他是陪着初一的妹妹来听课的,偶尔也会回答问题,但没有小一点的学生积极。”在梓轩担任讲解的课程中,会先向学员讲好规矩,如果遇到比较调皮的学生,可以“交给助教管理”,尽量不影响其他学员。在学员班级的划分上,梓轩现在工作的机构按照学段划分为幼儿园、小学1至2年级、3至4年级和5至6年级。面对幼儿园学段的小参观者没有细分的情况,她也坦言:“年龄划分越细,一个班型就越难招满。”

  梓轩说,在门票较贵的展览场所或者专业美术馆,记者前文提到的那种“乱跑的旅行团”基本没有,而且这种无人导览、讲解甚至是无人约束的“研学团”反而“给孩子们参观博物馆的习惯带来了负面作用,也会给博物馆的其他观众带来负面影响。”

  讲解员说

  “注意力多停留一秒都是成功的”

  与梓轩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小音(化名),她是一位已经工作了多年的公立博物馆讲解员。她的同事之前发现,一些在馆内讲解的社会机构讲解员有时会把知识讲错,对此小音评价:“知识错误并不是最严重的。现在文博机构工作人员的观念已经开始转换,我们经常会思考,小朋友走进博物馆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真的只是为了背下‘年代尺’么?”

  小音认为,小朋友进入博物馆并不应该以掌握多少知识为导向。她认为,对年纪较小的观众来讲,最主要的是养成走进博物馆的习惯。一味灌输知识的参观方式可能会让本身不了解博物馆的小观众丧失了对博物馆的兴趣。“如果讲解内容不值得推敲,没有设问、没有小观众关注的兴趣点,就不能引起小观众的兴趣。更可怕的是,如果有家长参与的话,可能导致家长觉得‘也就那么回事’,以后会减少对孩子这方面的投入,无意中把这扇门就关上了。”

  小音研究生毕业刚入职的时候,她工作的博物馆尚没有针对学龄前儿童的专门课程,是她根据自己大学时所学专业的内容研发出了一套为期四天的课程。小音介绍,一般成年人的研学团会根据团员的知识背景、职业背景进行分组和课程设计,但小观众是按照年龄阶段来划分。年龄越小的孩子划分的区间越短,根据每一组的年龄特点设置课程。

  小音举例道,讲解一幅宴饮场景的画,成人可以直接讲,但是为小朋友讲解的时候要“____把所有能揪出来的单一元素放大,这些元素都是小朋友感兴趣的。想尽办法通过自己的方式让小朋友觉得很有意思”。她有时候会通过让小观众模仿画面上场景的方式,有时要通过音乐启发的方式,有的时候,她甚至会自己跳起舞来,通过模拟画面上的舞蹈部分来吸引小观众的注意力。“只要让小观众的注意力在这个东西前多停留一秒,都是成功的。”

  经过几年的工作小音发现:“最近带完一个夏令营发现很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此前我的单位没有针对7岁以下观众的课程,我通过自己研发的课程把年龄下延到了3至6岁。今年带完这个营之后我发现,现在小观众的认知发展水平和五年前已经不一样了。6岁小朋友的认知能力与低年级小学生基本没区别,肯定不能与3岁小观众同班学习,所以还需要在年龄分层上进行调整。”

  此前小音在给这一年龄段的观众讲解时,往往不会选择书法作品这类较为抽象地体现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观念的展品,而是选择色彩丰富的展品或是较为形象的雕塑展品等,但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了转变,“也许再过几年,小观众的认知能力又会发生变化,所以可能又需要进行调整。”

  小音认为,给小观众进行讲解其实是讲解者自身“知识的转换”,他们需要自己先把知识了解透彻,再用小观众能理解的语言和形式表达出来。“不能采取单一的讲述形式,要融合提问、表演等更多样的形式,辅助材料也要准备很多。”

  两难

  展览、讲解资源的平衡需要引导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在几年之前,国内很多博物馆、美术馆没有社教部或者社教部针对低龄观众研发课程的能力较弱。在政策的支持与引导之下,一些社会机构进场,与博物馆一同探索课程的研发与设置。尽管博物馆本身、社会教育机构都在研发适合低龄观众的课程,时过境迁,仍然出现了新的问题。除却前文提到的一些不甚正规的机构“浑水摸鱼”,现在还出现了一些博物馆的课程一旦开始在网上招生便“秒空”的情况。故此还出现了一些社会机构模拟、照搬博物馆招收学员、观众的网站及课程框架的情况。但机构的课程内容却不可能完全复制,也有的班型虽然进行了招生,但根本招不满,无法开课。

  这也许是博物馆日益火爆之后的“新问题”:博物馆展览场地的空间、展品资源有限,有时会出现机构团队长时间在某一展品前聚集的情况,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博物馆开设的课程。但是,博物馆课程的覆盖程度显然难以覆盖、满足公众对讲解资源的需求。所以,如何平衡课程水平、讲解资源以及展馆、展品资源,成为眼下需要公立文博机构及社会教育机构共同面对及协调解决的新问题。在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必然需要新的政策及管理规定的引导与帮助。

  本报记者袁新雨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
Copyright © 2018 99真人网址娱乐99真人网址娱乐-线上99真人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ICP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