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红旗卷起农奴戟

更新时间:2019-10-15

  85岁的央金老人,精神矍铄,身体硬朗。膝下九个儿女中,大女儿和她生活在一起,其他几个在外地的儿女也会隔段日子就来看望她。和大部分藏族群众一样,老人每天早晚都会和同村人一起去转经,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干农活和给家里的牲畜喂草。靠着家里的农田、牦牛、马匹,她的家庭在村里算是较为富裕的。用老人的话说,这都是共产党的功劳。

  

  农奴的女儿

  1963年,中国第一部反映西藏旧社会生活的黑白电影《农奴》上映。剧中强巴一家的悲惨遭遇是那个时代西藏底层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央金老人全家也曾是农奴,老人有九个兄弟姐妹,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去世了,还剩一个姐姐和他们中最小的弟弟。

  18岁那年,本是花样年华的央金没能摆脱命运的漩涡,也成为了一名农奴,开始了暗无天日的生活。她每天要看护农奴主的孩子,还要做繁重的家务,藏语叫“夏当玛”(女佣人)。她的生活虽比其他农奴好一点,受剥削轻一些,但也是吃不饱穿不暖。据央金老人回忆,她当时吃的是糌粑。说是糌粑,其实就是一点点的糌粑加上水,根本无法果腹。有时候,农奴主心情好一些,会把残羹冷炙给央金吃。至于穿着,原来的衣服要一直穿到破,农奴主才会给一些旧衣服,衣衫褴褛是生活的常态。

  当时她们干活最痛苦的就是看孩子。给农奴主看孩子,不能出任何差错,要全神贯注,特别是到了晚上,孩子哭的话她们就要一直背着哄,直到不哭为止。有时候甚至要哄到天亮,腰酸背痛也没有办法,因为有人盯着她们,稍有疏忽,就会招来打骂。实在想睡觉的话,也只能瞅机会站着眯一会儿,或在台阶上趴一会儿。比他们更痛苦的还有家奴,家奴就是干家务活的,也就是放羊,他们不但受到的惩罚最多,有时甚至还要跟家畜睡在一起,至于吃的穿的就更差了。

  黑手高悬霸主鞭

  在旧西藏,农奴时刻处在农奴主的压迫之下。在农奴主的眼里,农奴就是会说话的工具。

  有一件事,央金老人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年轻貌美的央金很喜欢跳舞,农奴主也很青睐她的舞姿。但没有想到,跳舞也会给她带来灾祸。有一次,农奴主让央金代表当时的地方庄园到拉萨去跳舞,但是没有车,全靠徒步。央金穿的是一双破鞋子,没走多远脚就破了,只能一步步往前挪,等到了拉萨,双脚肿得变了形。“拉萨的农奴主比地方上的农奴主还要狠,难受只能忍着,没人同情你。”央金老人如是说。

  过了一段时间,央金根本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就偷偷去了当时在拉萨边远地区驻扎的解放军那里。要知道,那时候在西藏反动政府的宣传中,解放军是“一群吃小孩,黄头发,绿眼睛,像鬼一样的人”。然而,走投无路的央金看到解放军后,发现真正的解放军完全不像宣传的那样凶残,而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

  就这样,央金在解放军的部队里做了厨师的帮手,一做就是一年。在这一年里,央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解放军对她十分友好,完全没有庄园里那样的压迫和剥削。

  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拉萨庄园的管家发现了央金的行踪,强行把她带回庄园,不断地审问,逼她交待和解放军的关系。于是,央金又回到了从前,过起了暗无天日的日子。央金发现,生活比之前更苦了,庄园里的人无中生有地指责央金,有的说她在解放军队伍里找了对象,有人说她是噶厦的叛徒,还有人说她加入了共产党,时刻准备着复仇。

  更有甚者,农奴主对央金施以重棍和马鞭,然后把她的手和脚绑着挂到柱子上。柱子是用木头做成的,悬在房子的中间,央金一动都不能动,而且农奴主命令不准给央金水和食物,目的就是要活活折磨死她。还好当时看守监狱的人心地善良,偷偷地给了央金一点水和一点糌粑,央金才得以维持性命。后来,地方庄园的人到拉萨办事情,他们得知央金的情况后,经过斡旋,才将央金从拉萨庄园的农奴主的手中解救出来。

  然而,央金从拉萨回日喀则也是徒步行走,到了日喀则庄园后又受到了严厉的惩罚,被打了棍子和马鞭……就这样,央金依旧在残酷的压迫下艰难度日。

  红旗卷起农奴戟

  1959年,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军队如摧枯拉朽一般迅速荡涤着反动派留下的污泥浊水。同年,西藏开始民主改革。农奴主的末日到了,西藏的新生来了!央金的人生,也在25岁这一年发生了质的变化。她不仅获得了从未有过的人身自由,而且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家畜、田地和牧场。几年后,央金也建立起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先后生了九个孩子。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上世纪70年代,我国人民生活水平并不算高,与现在相比有着很大差距。那时的西藏人民生活相比于内地则更为艰苦。央金老人回忆说,当时他们仅仅希望能吃饱,至于现在的健康饮食、绿色餐饮根本不敢想象。当时,一对夫妻养育九个孩子是非常困难的,有时央金和丈夫甚至一两天都舍不得吃,把饭都留给孩子们。

  改革开放后的几年时间里,我国都是实行土地承包和按劳分配的制度,谁的劳动能力强,谁就会获得更多的土地和家畜。为了用劳动来维持整个家庭的生活,央金的孩子们都没有去上学,而是在农田工作,日子虽然辛苦,但再没了剥削与压迫,日子一天天好转,央金对未来充满信心。

  对中国千百万劳苦农民来说,什么时候能真正做土地的主人,在过去数千年时间里都只能是梦想,更不用说在西藏这片高寒的地域了。然而,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共产党认真研究,审时度势,在西藏分步骤、分地区逐渐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到了1960年底,西藏已经基本完成了土改。由于这次土改目的是废除封建农奴主土地所有制,因此并不深化,后来到了1981年,国家再次对西藏进行土地改革。

  “政府把每个家庭的土地都改了一遍,以前土地都是坑坑洼洼的田地,地里面放水很不方便。政府就把每个家庭的田地都平了一下,还给土地较为贫瘠的家庭增加了肥沃的土地。为了让百姓们更好地灌溉,政府还把每个水库都重新用更好的设备改了一下。”在土地分配方面,1981年的土地分配是自家的每个人都能分到土地。到了后来,土地分配则是以户口上的人数为准,不在户口上的人除外。比如家中子女外嫁或另成立了新的家庭,土地分配的时候就不再将他们计入其中。

  土地分配后,央金家得到了按亩分配的土地,因此不用像以前一样拼命干活了。这个时候,央金想起了当时因为生活需要而没能受到教育的孩子们。为让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出路,央金计划把他们送去学校学习。当时西藏自治区的教育条件特别差,刚刚起步的改革开放对西藏的影响还十分有限,人民的生活谈不上多么富裕,与现在相比差得很远。当时西藏人才奇缺,教书的老师也没有很好的教育背景,西藏的学生也还没有享受“三包”的政策。

  桌凳在当时就是在地上垫木头、卡垫等东西,也等于是坐在地上听课,学习用品连铅笔和本子也很少见,这些都是当时条件比较好一点的孩子带的,普通农民百姓的孩子用的纸就是木板,写的笔是用烟筒里面的烟做的,简单说就是在烟灰里面放水,把它磨成墨,然后再把树枝用刀削尖做成笔。孩子们都是把纸和铅笔反复用的。央金老人回忆,“当时学校用餐条件也比较差,吃的大部分是糌粑和清茶,偶尔可以喝到酥油茶,还有的中午会给米饭和青菜”。

  把孩子送到学校比较好一点,至少有吃的,不会像家里人一样饿着肚子。但是后来土地分配了,家里干活儿的人手不够,特别是在秋天和春天特别忙,当时也没有什么工具,只能用马车还有家里的人手来凑。不得已,央金的几个孩子辍了学,最后上学的只有央金最小的孩子,其他的都当了农民,但是他们生活得还不错。后来孩子们有的嫁到其他地方,有的在当地老家娶了媳妇。现在央金的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最小的孩子现在已是国家干部。央金老人把第四个女儿留在身边照顾自己。

  敢教日月换新天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政府对西藏的扶持政策多了起来,包括给生活条件比较差的家庭发放补贴和家具,对当时反农奴制的家庭 也有特别照顾,这其中就包括央金的家庭。政府给他们提供家具、藏式卡垫等一些生活用品,还有很多的面粉、大米等食物。央金老人回忆说:“把那些东西搬进自己家的时候,有一种暖暖的体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有一种高兴到想哭的感觉。心里想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非常感激党的帮助。”就这样,国家对西藏的扶持政策如雨后春笋一样越来越多。很快,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提升。比如,之前西藏群众都需要到河边取水,一走可能就是几里路,很是麻烦。为了方便百姓的日常生活,政府给每家每户都通上了自来水,安装了水龙头,还把较为偏僻地方的土路修成了青泥路。

  新世纪以来,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现在央金老人家分到的土地大概有20亩,种植油菜、青稞、豌豆等作物,一年产量在一万斤以上,此外还会种土豆和萝卜,产量大概有1500斤左右,再加上温室里的各种蔬菜,收入比以前高了很多。与此同时,政府也给予大力帮助,出钱帮老百姓盖房子。还有一些当时跟央金一样的家奴,他们有的没有孩子,有的老伴在压迫和剥削中去世了。因为没有人给他们养老,政府建了养老院,有时还会给他们一点补助。

  近几年,政府大范围地在西藏实行“精准扶贫”政策,帮助更多生活艰难的农民走上富裕的道路。精准扶贫政策对西藏的作用特别大,以前是有一个贫困证,后来把贫困证变成了精准扶贫证。央金所在的村子,精准扶贫就是先把比较困难的家庭作为扶助对象,经过同意后就把他们列入精准扶贫的名单,给他们点补助,然后安排工作。对一些特殊群体,政府还给他们安排扶贫干部,帮助他们生活。精准扶贫对象的子女在大学里会享有补助金。

  央金老人总说,这辈子最感谢的是党,如果没有党的帮助,她不会有现在这样富裕、安稳的生活,她和子女们永远不会忘记党对西藏人民的鱼水深情。(网 文/王思元)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
Copyright © 2018 99真人网址娱乐99真人网址娱乐-线上99真人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ICP备案编号: